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振华 > 中国海外投资的新趋势

中国海外投资的新趋势

 

文/刘振华 博士

下图是2005-2010期间,中国在海外非债券类、单件金额不低于1亿美元,所有投资的目的地分布。原始数据来自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本文所有图表均为作者独立分析。

中国海外投资的新趋势 - 刘振华 - 刘振华

中国海外投资目的地在过去几年有重大变化,中国在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的投资在2007-2009三年期间有快速增长,但在2010年急转直下,与此相反,中国在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的投资在2008年达到低谷后,然后快速上升,在2010年已经远远超过在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的投资。

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包括:北美(美国和加拿大)、欧洲(英、法、德、意等)、日本,以及澳大利亚等。中国在2005年、2006年对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的投资所占比例很小,仅有百分之十几,但在2007年有急剧增加,对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投资占中国所有海外投资的比例从2006年的16.9%增长到2007年的40.4%,2008年达到最高水平近54%,2009年也维持在较高的46%的水平。可以认为,在2007-2009年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发生次贷和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中国在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的投资是意图抄底

中国海外投资集中在能源、电力、金融和房产业行业,但中资国企的身份在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引起反弹,在2010年,中国对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投资占中国所有海外投资的比例大幅下降至25.5%。以澳大利亚为例,见下图。

中国海外投资的新趋势 - 刘振华 - 刘振华

一个小小的澳大利亚在2008年竟然吸引了中国158.5亿美元的投资,占中国当年所有海外投资的21%,是中国的第一大海外投资国。2009年澳大利亚收紧对来自海外投资的限制,wiki leaks揭露,新规则特别针对中资国企投资。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批委员会总经理Patrick Coler当时对美大使馆官员说“新规则主要针对在澳洲资源领域来自中国的投资”,澳洲财长Wayne Swan说“新规则主要对付国有企业投资”。

中国海外投资大约在2009年开始重新转向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参考文献《国家资本主义的兴起与挑战》)。世界政治经济风险专家Ian Bremmer认为,国家资本主义与自由市场经济的主要区别是决策过程中的政治考量。在自由市场经济中,政府的职能是执行合约、限制道德风险(比如贪婪)以及创造公平竞争的经济环境。而在国家资本主义中,政府如果被迫在保护个人权利、提高生产力和政治目标中做选择的话,国家资本主义将选择后者。这些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包括:俄国;资源丰富的国家,包括安哥拉、伊朗、科威特 、马来西亚、尼日利亚、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委内瑞拉;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获益、已经部分转型到市场经济的国家,包括巴西 、埃及、印度、印尼、墨西哥、南非和土耳其等。其他还包括:乌克兰、阿尔及利亚、厄瓜多尔、玻利维亚、阿根廷、秘鲁和越南。Bremmer承认,金融危机后,由于受到促进就业和经济稳定的压力,国家资本主义有受欢迎的趋势。在此背景下,中国在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的投资占中国所有海外投资的比例,在2009年达到41.7%,2010年进一步大幅飙升至60.2%,远远超过在发达自由市场经济体的投资,接近于2006年的历史最高水平。2010年中国海外投资的第一大目的地为巴西,而2008年为澳大利亚。

2010年7月11日,中国本土评估公司大公国际发布评估报告,全面提升了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国家的主权信用排名,相应的,这些国家的国家风险指数会降低,(国有)企业信用评级也可能会提高。笔者当时质疑:大公国际的全球国家信用风险评估报告,是否有意于特别指导中国企业,投资于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参考文献“为什么中国主权信用高于美国”),虽然并没有证据表明,中资企业投资海外时参考了最新的国家/企业风险评估数据,但中国海外投资的总体数据却支持我的假设

中国在其他经济体(包括:古巴、乍得、刚果、博茨瓦纳、埃塞俄比亚、利比亚、利比里亚、尼日尔、塞拉利昂、苏丹、津巴布韦、缅甸、塔吉克斯坦等)的投资仅在2005年有较大的比例(近60%),但最近几年中国已经大幅降低在这些济泉国家的投资,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比如中国2008年在利比亚投资26亿美元,2009年大幅降为8.1亿美元,2010年全年甚至没有高于一亿美元的投资项目。(2011年3月23日星期三。作者电邮:zhenhua.liu1@gmail.com

Reference:

Bremmer, Ian, 2010, The End of the Free Market: Who Wins the War between States and Corporations. New York: Portfolio.

转发至微博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