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振华 > 中国经济到底有多自由

中国经济到底有多自由

美国传统基金会(Conservative Foundation)在2011年1月12日发布全球经济自由度报告,中国在179个经济体中排名135位(阿富汗、伊拉克、列支敦士登和苏丹没有参加排名)。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会接触到大量的外资企业和产品,中国经济已经很大程度上融入了国际经济体系,认为中国经济已经非常开放和自由了,甚至有些人还批评中国经济过于开放和自由。中国经济的自由度真的在全球只排135位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对传统基金会排名体系的方法论和数据进行分析

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是经济自由度?经济自由度被定义为个体有权利支配和控制自己的劳力和产权。在一个经济自由的社会,个体可以自由地选择工作,自由生产、消费和投资,政府对这种自由非但不予以限制,还加以保护。研究表明,经济越自由,人均GDP越高,技术创新能力越强,经济越有活力,环境保护也会越好,个人因此也更加幸福。传统基金会用10个指标来衡量一个经济体系的经济自由度,包括:商业自由度、贸易自由度、财政自由度、政府开支自由度、货币自由度、投资自由度、金融自由度、产权、腐败和劳工自由度。

下表是对澳大利亚和中国指标的对比分析,数据越大表示越自由。之所以选择澳大利亚,是因为澳大利亚在今年的排名中列全球第三,而第一名和第二名分别为香港和新加坡这样的很小的经济体,和中国不是很有可比性。

表一:中国与澳大利亚经济自由度指标比较(数据越大代表越自由)

Name

Overall Score

Business Freedom

Trade Freedom

Fiscal Freedom

Government Spending

Monetary Freedom

Investment Freedom

Financial Freedom

Property Rights

Freedom From Corruption

Labor Freedom

Australia

82.5

90.1

84.4

61.3

64.7

85

80

90

90

87

92.2

China

52

49.8

71.6

70.3

87

75.3

25

30

20

36

54.9

China/Aus

63.0%

55.3%

84.8%

114.7%

134.5%

88.6%

31.3%

33.3%

22.2%

41.4%

59.5%

 

Source: Conservative Foundation

澳大利亚的总体得分是82.5分,中国的得分是52分,中国的经济自由度仅占澳大利亚的63%,但在财政自由度和政府开支方面领先于澳大利亚。下面我对单个指标进行解读。

首先是商业自由度(Business Freedom),主要用来衡量开办以及关闭企业的成本,以及政府管制的效率。具体包括:开办企业的程序(几道工序?)、时间(天数)、成本、注册资本要求,获取许可证的程序、时间和成本,关闭企业的时间(年)。在澳洲,这些事情都非常简单,而且在小企业占多数的行业,政府一般很少插手。在中国做生意,有一定的自由度,但整体管制架构缺乏透明度、复杂,存在随意和不公平对待现象。因腐败及官僚机构,规制过程低效率

贸易自由度(Trade Freedom)主要用来衡量一个经济体在商品和服务进出口中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这反映了一个经济体的开放程度,以及国民是否可以自由进入国际市场买卖。非关税壁垒包括:数量控制(进口配额、出口限制)、价格控制、监管控制(许可证要求、卫生、安全和工业标准要求等)、投资控制(汇率和其他金融控制)、海关控制、直接政府干预(政府补贴、行业政策、政府金融政策、税收政策、政府采购政策等)。澳大利亚在2009年的平均关税为2.8%,有一点点非关税壁垒。中国的平均关税为4.2%。尽管中国已经逐步开放市场,但仍然存在大量非关税壁垒,包括进出口限制(比如最近的稀土之争)、进出口许可证、非透明的关税分类、广泛存在的政府补贴、服务业市场限制等(我后面会争取时间来详细谈论这个问题,数据和结论可能大大迥异于普通中国老百姓的认识)。总体来讲,中国的表现已经不错了,贸易领域的自由度已经达到了澳大利亚的85%,当然,仍然有上升空间。

财政自由度(Fiscal freedom)主要衡量国民和企业的税负,包括个人和企业的直接税负,以及总体税负占GDP的比例,这反映政府从个人和企业拿走它们的收入和财富的比例。澳大利亚国民最高个人所得税率为45%,企业所得税为30%,整体税负占GDP的比重为30.8%。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最高为45%,企业所得税为25%,整体税负占GDP 的比重为18%。在财政自由度指标上,中国似乎优于澳大利亚,但问题的关键是数据的准确性。中国官方的税负数据长期维持在较低的水平,但据一些学者研究(见zhou tianyong,liu huan),该数据可能高达30%。甚至中国社科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在《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09/2010》也有测算,按全口径计算的中国政府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在2009年达到32.2%。如果按照新的数据计算,则中国的财政自由度得分仅为63.3,和澳大利亚的水平基本相当,但不同点在于:澳大利亚被广泛认为是一个福利社会

政府支出(Government Spending)主要衡量政府支出占GDP的比例。传统基金会的研究人员建立非线性模型来描述政府支出与经济自由度的关系,但基本观点是政府支出是对个人消费和投资的替代,政府支出越少越好,对于一些贫穷的发展中国家,该数据也有调整。澳大利亚政府支出占GDP 的比重为34.3%,中国的数据为20.2%。在政府支出自由度上,中国似乎优于澳大利亚,但问题的关键也是数据的准确性。所谓20.2%仅是预算内支出占GDP 的比例,如果考虑预算外的支出,该比例可能高达30%(见经合组织OECD的研究《Challenges for China's Public Spending》)。按照调整后的数据,中国的政府支出自由度得分仅为73分,对澳大利亚的领先大幅缩小。

货币自由度(Monetary Freedom)主要侧度价格稳定,及评估是否有价格管制。没有微观干预的价格稳定是自由市场经济的最佳状态。计算因素包括:最近三年的加权平均通货膨胀率;价格管制措施。澳大利亚在过去三年(2007-2009)平均物价为2.5%,除了煤气和电力领域之外,价格管制很少。按照传统基金会的数据,中国在过去三年的平均通货膨胀为2.3%,市场决定大部分商品价格,但在能源、农产品和药品领域有广泛的政府微观干预。国有企业从政府得到补贴,零售和批发价格被人为压低。中国的通货膨胀数据令人怀疑,另外关于价格管制,很幸运的是这次经济自由度排名没有中国2010年的数据。

投资自由度(Investment Freedom )主要考虑对资本自由流动的限制措施,包括:对外资的国民待遇、外资法的透明和效率、外资购买土地的限制、对外资准入的行业限制、对外资的没收和补偿标准与程序、汇率控制、资本控制。澳大利亚在几乎所有指标都表现优异,除了个别领域需要政府批准。中国在几乎所有投资自由度指标上都存在重大问题,除了对外资的国民待遇这一条,在某些领域甚至是超国民待遇(最近的一些调整是好事),但遗憾的是这一条即使拿满分也只占投资自由度得分的25%。

金融自由度(Financial Freedom)主要衡量银行体系的效率和对政府干预的独立性,包括:政府对金融服务业管制的程度;政府对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股权比例;金融及资本市场的发育程度;政府对银行信贷分配的影响;对外资金融机构的开放程度。澳大利亚金融体系非常高效,银行全部私有,外资机构可以开展全方位业务,监管集中在资本充足、破产以及审慎行为。在中国,政府继续通过控制金融系统来控制经济,政府拥有所有大型金融机构,信贷倾向于国有企业。中国仅有2家私人拥有的银行。尽管对外资逐步开放,外资银行资产仅占中国银行业总资产的2%。外资参与资本市场非常有限。中国的金融自由度仅占澳洲的三分之一。

私有产权(Property Rights)保护程度。澳洲是法制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程度超过世界标准。中国司法体系比较脆弱,很多公司只是选择仲裁。土地国有。判案标准不统一。知识产权保护非常脆弱。在私有产权保护方面,中国表现最弱,得分仅为澳洲的22%

腐败(Freedom from Corruption )。传统基金会的研究人员简单采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腐败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澳大利亚在全球180个经济体中属于最廉洁的第8名,中国排79名。在中国的金融、政府采购和建筑领域,腐败最为严重。“透明国际”关于中国腐败情况的评估曾经引致批评。作为一家外部机构,透明国际并没有关于中国腐败情况的最全面数据。

劳工自由度(Labor Freedom )主要衡量用工的监管情况,包括:最低工资、解雇、补偿金、雇工成本等。澳洲在这一项得分最高,为92分,中国的情况也还可以,最主要的问题是劳动法执行不力。

如果和其他七大工业国的数据进行比较,结论也比较类似。

表二:中国与西方工业七国自由度指标比较(数据越大代表越自由)

Name

Rank

Overall Score

Business Freedom

Trade Freedom

Fiscal Freedom

Gov Spending

Monetary Freedom

Investment Freedom

Financial Freedom

Property Rights

Freedom From Corruption

Labor Freedom

Canada

6

80.8

96.4

88.1

78

52.7

78.8

75

80

90

87

81.7

USA

9

77.8

91

86.4

68.3

54.6

77.4

75

70

85

75

95.7

UK

16

74.5

94.6

87.6

52

32.9

74.9

90

80

85

77

71.2

Japan

20

72.8

83.8

82.6

67

58.7

87.9

60

50

80

77

81.1

Germany

23

71.8

89.6

87.6

58.5

42.7

83.9

85

60

90

80

40.6

France

66

64.6

85.6

82.6

52.3

16.4

83.7

55

70

80

69

51.4

Italy

93

60.3

77.3

87.6

55.4

28.6

82.1

75

60

50

43

44.4

China

135

52

49.8

71.6

70.3

87

75.3

25

30

20

36

54.9

 

Sources: Conservative Foundation

上表透露出很多有趣的信息。

首先,中国也有“遥遥领先”的领域。比如,在财政自由度(Fiscal Freedom)领域,中国遥遥领先于七大工业国,只仅次于加拿大,一个主要原因是七大工业国有庞大的福利支出,因此税负也相对比较高,相对得分就比较低。但如果按照调整后数据来计算(中国的税负占GDP比例按照32%,而不是18%来计算),中国的得分降低为63.3,反被美国反超,对其他国家的领先也缩小。在政府支出自由度(Government Spending) 领域,即使考虑预算外支出因素,调整中国的政府支出自由度从87分到73分,中国也遥遥领先于所有工业大国,一个主要原因是西方各大国因应对金融危机均加大了政府支出,因此失分(法国甚至只有可怜的16分),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却主要通过银行系统而不是财政系统进行,反而得分。

其次,中国存在着较高的贸易自由度(Trade Freedom),这应该是符合实际情况的。(货币自由度Monetary Freedom的指标并不令人信服。虽然市场化程度有很大提高,大多数商品由市场定价,但中国通货膨胀数据实在可疑)。

第三,中国最不自由的领域在投资(Investment Freedom)、金融(Financial Freedom)和产权保护(Property Rights。中国的投资自由度单项排名为146,金融自由度单项排名为147,产权保护自由度单项排名为159,均低于中国的总体排名135。

第四,意大利在西方七国的经济自由度排名中最低,在世界的排名也仅为93位。其最落后的领域为腐败指数。意大利的腐败甚至可以高至总理,这些数据和信息被外部机构获得和分析,经济自由度排名因此降低。中国的腐败数据外人根本无从得知。

下图是对中国从1995-2011期间17年排名的时间序列分析。相对应的时间段是1993年-2009年。

图1:中国经济自由度指标得分1995-2011

(相对应的时间段是1993年-2009年,得分越高代表越自由)

Sources: Conservative Foundation

上图表明,中国的贸易自由度(Trade Freedom)(表中用虚线表示),在过去的17年间有了长足的进步。在1993年(图中标示为1995)贸易自由度得分仅为20分,2009年(图中标示为2011)已经上升到71.6分,另外一个有进步的指标是货币自由度,而其他指标均有退步。中国的有些指标,包括商业自由度(Business Freedom)、货币自由度(Monetary Freedom),和产权保护(Property Rights),大致从2003年(图中标示为2005)起开始恶化。投资自由度(Investment Freedom) 和金融自由度(Financial Freedom) 指标,从1998年起就有退步,其中投资自由度(Investment Freedom) 在2007年进一步恶化。至于政府开支自由度(Government Spending),2009年(图中标示为2011)的指标低于1993年(图中标示为1995),如果对数据进行调整,情况可能进一步恶化。财政自由度(Fiscal Freedom) 在17年期间有些微下滑,如果对整体税负占GDP比例数据进行调整,结果很可能会是财政自由度大幅下滑。因腐败数据不可信,以及劳工自由度数据缺失,没有进行时间序列分析。

下图是对澳大利亚过去17年期间的经济自由度分析。

图2:澳大利亚经济自由度指标得分1995-2011

(相对应的时间段是1993年-2009年,得分越高代表越自由)

图2表明,澳大利亚在过去的17年间,所有经济自由度指标均有进步,或者维持在较高水准,比如在金融自由度和产权保护方面维持在90分的水平。

总之,按照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方法论和数据,中国经济在某些方面,比如贸易,有着较高的自由度,但在投资、金融和产权保护领域,自由度非常有限。总体而言,中国经济的自由度比较低。如果对不准确的数据进行调整,则中国的经济自由度排名会进一步从135位跌至147位。如果对过去17年的数据纵向分析,除了贸易自由度之外,中国经济其他领域的自由度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下滑

多说一句,陈志武曾经说过“中国主旋律是赤裸裸经济和创业不自由”,不理解的读者可以参考我这篇文章。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