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振华 > 中国铸币税世界第一(补充新图表)

中国铸币税世界第一(补充新图表)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国经济增长的真相(1)》谈到,在过去14年间有11年(占78.6%),中国广义货币(M2)货币数量增长率都高于GDP增长率。而美国在过去20年期间,只有7年的时间M2增长率高于GDP增长率(占35%),而这7年时间都是经济危机期间。为此,我简单得出结论:中国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货币推动。

广义货币为什么那么高呢?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基础货币发行过多,二是货币流转速度过快,比如国有银行体系、政府投资冲动等。但关键还是基础货币的问题,如果没有过量基础货币的发行,货币流转速度难道还能达到1块钱变成10000快?而基础货币的增量就定义为年度铸币税(有不同的铸币税定义,本文选择有数据支持的这种定义),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实质的印刷钞票,比如央行印一张100快的,而成本却非常低(美国的数据是大约7%),那基本上就是纯利润呀,再就是存款准备金的变化,央行运用法定权力发行货币,你不可不用;央行要求商业银行必须把一定比例的存款上交给央行,而支付的利息却又非常低,却又可以100年不用还。谁有这样的权力?

下图是2000-2009年中国和美国的铸币税(定义为基础货币变化/当年名义GDP),数据来源是IM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Statistics (2010)。

从上表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的铸币税率在绝大多数年份都低于0.5%,个别年份比如2007年甚至接近于零。根据Neumann (1992) 的研究(他的铸币税的定义稍有不同),美国在1950-60年代的铸币税收入平均为每年11亿美元,1960-70年代平均为每年91.5亿美元,1970-80年代平均为每年133亿美元,1980-90年代平均为每年142亿美元。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全球都为此支付铸币税,它的发行必须要负责。如果不负责任的发行货币,就不可能成为全球的储备货币。在2008年美国铸币税陡然增加,背景是美国遭遇自大萧条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美国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全球对此非议颇多,也可以理解,但历史上美国的货币政策对国内和全球都是非常负责任的。中国的铸币税大家可以自己看,数倍或者几十倍的高于美国,和美国不同的是外国人不支付中国的铸币税。

也许有人会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一样,发展中国家因债券市场和税收体系不发达,它们有可能更大程度上依靠铸币税来增加收入,下图是2009年中国、美国,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铸币税比较,数据来源是IM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Statistics (2010)。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铸币税不但高于发达国家,也高于发展中国家,2009年同属发展中国家的越南铸币税仅为2.6%,印度为2.1%,同属金砖四国的巴西为0.7%,它们都低于中国的4.3%。

下图是2001年中国铸币税与世界各国的比较,数据来自 Miles and Scott (2005)。

他们估计采用的数据和我的有些不同,中国的铸币税在2001年为大约11%,但至少在这张图他们的数据标准应该是一致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铸币税不但远远高于发达国家,而且也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

下图是1987-1994中国与世界主要国家铸币税的比较,数据来自Kime (1998)。

这张图里有一个国家秘鲁,它的铸币税为3.7%,高于中国的3.2%,其余国家的铸币税都低于中国。注意:这个国家因为连续高速印刷货币,在1987-1994年间,其年平均通货膨胀率为1900.8%。

我猜想:中国的铸币税在绝大多数时间都有可能是世界第一。不过,不要给我提津巴布韦哦。2010年中国铸币税总额为41326亿元人民币,而同年个人所得税总额仅为4800亿元左右,前段时间中国政府征求个税意见,大家群情激昂,有什么好激动的?区区4800亿而已。

别的国家征收铸币税主要用于国内投资和消费,而中国基础货币的发行全部用于购买外汇(参考文献“汇率低估是通货膨胀主要原因”),有人会问中国征收的铸币税都到哪里去了?都用在那近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上去了。有人说外汇储备应该分掉,央行高管回应说这是从市场中买过来了,交易已经完成,不好分。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税,你已经交了,难道还想要回来不成?(2011年5月15日星期日。作者电邮:zhenhua.liu1@gmail.com

推荐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