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振华 > 中国经济的系统性风险  

中国经济的系统性风险  

 

有很多理论分析和实证经验证明,政府/议会对经济和金融市场没有正面作用,甚至起负面作用。

2010年9月,澳大利亚总理选举(议会选举)出现政治僵局,有两周多的时间没有政府,可是生活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澳洲证券综指(All Ordinaries)在11个交易日里竟然涨了3.4%。这至少说明,没有政府的日子对投资者来说并不一定就是坏消息。

如果把视野放在更广阔的背景,比如,美国市场,结论也比较类似。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 Index)在美国参众两院休会期间的表现远远好于两院运行期间的表现。具体来讲,在1965年1月1日到2008年12月31日期间,如果美国参众两院同时运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回报率为0.31%,但在休会期间的回报率却高达16.15%。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这种“政府负面效果”更加明显。在2008年1月1日到2008年12月31日期间,美国参众两院同时运行期间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回报率为负12.45%,休会期间的回报率却高达8.81%。差距实在是惊人。2006年,有学者发表论文指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y Average)90%以上的获利来自参众两院休会期间”。

这背后的逻辑是议会通过法律会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是金融市场的大敌。当然,如果议会通过减税法案,这是利好,但整体来讲,议会给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超过确定性。即使议会现在不通过法案,也有可能在未来通过法案,这都是不确定性。另外,即使法案通过之后,法案的解释工作也会带来新的不确定性。美国奥巴马的金融监管方案超过1000多页,澳大利亚陆克文政府的二氧化碳减排法案有374页。这些东西太复杂了,金融市场无法安全理解这些东西,这就是不确定性。

正是基于以上理论,2008年5月23日,全球第一支规避政府/议会风险的共同基金CONGRESSIONAL EFFECT FUND推出,截至今日表现也不错。截至2012年4月12日,其收益率为0.62%,超过S&P 500的负0.62%,年化标准差 (Annualized Standard Deviation) 为10.99%,远低于S&P 500的21.27%,该组合和整个股票市场的相关度(Beta)只有0.25%,低于S&P 500的1%。

中国市场却呈现不一样的场景。据财新传媒2012年4月14日报道,知名的大连实德集团公司陷入麻烦,“应实德委托,一家知名律所已启动了破产的相关准备程序”。“徐明出事后,各家银行如果集体抽贷,‘实德系’资金链很容易断裂,届时各债权银行恐怕就要各显神通了”。“目前,各方都在等待徐明本人的命运揭晓”。

中国市场中的几乎所有企业,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金融企业还是非金融企业,身处广东或者黑龙江,它们都或多或少受制于这支“无形”的手。因为,资本(债务和股权)价格、土地价格、汇率等等,都在政府掌控之中,绝大多数企业都无法避免。所谓系统风险,即不能通过资产组合来分散掉的风险。在中国,企业无论身处什么行业、地区,和采取不同的所有制形式,这些风险都无法分散掉,成为中国经济最大的系统风险。

金融市场担心中国经济的硬着陆,这倒不是我担心的,因为中国政府仍有足够的资源和手段来保证至少7.5%的增长率,而这恰恰是我最大的担心。(2012年4月16日)

推荐 12